<s id="ilfev"><div id="ilfev"></div></s>
<tt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tt>
  • <b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b>

    <video id="ilfev"></video>
      1. <u id="ilfev"></u>

        <wbr id="ilfev"><menu id="ilfev"></menu></wbr>

        <cite id="ilfev"></cite>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社會關注 > 重慶日報:國內石窟考古報告里程碑式的代表作《大足石刻全集》是怎樣“煉”成的
        重慶日報:國內石窟考古報告里程碑式的代表作《大足石刻全集》是怎樣“煉”成的
        發布人:  2019-09-09

         

         
            工作人員在寶頂山拍攝圖片
         
            《大足石刻全集》
         
         
        工作人員在北山多寶塔塔頂測量數據
         
         
         
        1945年,楊家駱組織的考察團成員在北山觀音變相窟前合影
         
            本版圖片由重慶出版集團提供
         
         
          200多人,14年,1套書……
         
          9月6日,《大足石刻全集》(以下簡稱《大足石刻》)出版座談會在北京國家圖書館舉行,標志著這部客觀、全面、系統地反映大足石刻現存狀況的考古報告正式揭開面紗。
         
          大足石刻是中國石窟藝術史上的最后一座豐碑。這套全集首次對大足石刻中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5處石窟(寶頂山、北山、南山、石門山、石篆山)進行了系統的考古調查和整理,為600多個龕窟的造像留下了客觀真實的“身份證”。這些“身份證”中收錄的測繪圖、攝影圖片等信息,把這些石刻造像的歷史風貌和真實現狀永遠留存下來,將對大足石刻的保護發揮重要作用。
         
          《大足石刻》由重慶出版集團和大足石刻研究院聯合編纂出版,參與該書編寫、測繪、攝影、編輯、校對的人員超過200人。該書共計11卷19冊,字數超過250萬字,拓片、測繪圖、攝影等圖片達到1萬幅。
         
          這是我國針對一個大型石窟群編寫的第一部全面的考古報告集。面對這部鴻篇巨制,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大足石刻》學術委員會主任丁明夷稱贊它“堪稱國內石窟考古報告里程碑式的代表作”。
         
          那么,這部里程碑式的作品,究竟是怎樣“煉”成的?
         
          
        “石窟永存只是一個神話傳奇”
         
          用考古報告定格石窟當下容顏
         
          “郭所長,就讓方銀去大足旅行社吧!在那工作西裝革履,比你們文管所在大足北山石刻辦公沒水吃、沒電用強得多!”
         
          “庹縣長,文管所也需要旅游人才??!方銀不能走!”
         
          1982年的一天,時任大足縣(今大足區)副縣長的庹正貴和大足縣文管所副所長郭相穎爭執不休——一個想“挖”走剛從四川省旅游學校畢業到大足縣文管所工作的黎方銀,一個執意要將他留下。最后,兩人達成協議:讓他自己決定。
         
          當目光聚焦在黎方銀稚嫩的臉龐上時,他輕聲地說了3個字:“我不走。”
         
          37年后,那個“傻乎乎”的小伙子,已是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長,并主編完成《大足石刻》。
         
          當初選擇留在大足石刻是出于對文化的熱愛,那么,編纂《大足石刻》又是為何呢?
         
          1985年至1988年,黎方銀完成大足北山石刻154個龕窟的調查。“調查期間,看著那些被風雨侵蝕得面目全非的石刻瑰寶,我夢想著有朝一日將它們完整地記錄下來。”黎方銀說。
         
          丁明夷也在《大足石刻》序言中表達了當時他對石窟風化的痛心。“歲月無情,石窟永存只是一個神話傳奇。”他表示,編寫石窟考古報告,重現其歷史風貌并傳承后世,既是石窟保護的需要,也是開展研究的基礎性工作。
         
          但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編纂一套系統的考古報告對大足石刻文博人來說可謂天方夜譚。
         
          “1976年至1986年,我曾隨父親在北山生活10年,那時,父親考古測繪的工具只有皮尺、畫板和小板凳。”郭相穎之子、重慶出版集團美術出版中心主任、《大足石刻》總策劃郭宜回憶道。
         
          雖然當時沒有編纂考古報告的能力,但此前《大足石刻內容總錄》《大足石刻銘文錄》等書籍的問世,都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大足石刻的學術研究。
         
          1999年大足石刻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成功后,大足文博人的使命感更強了。2000年大足石刻研究會第五屆年會期間,大足石刻藝術博物館(大足石刻研究院前身)開展大足石刻考古學研究的規劃,得到了北京大學中國考古學研究中心教授馬世長的肯定。
         
          2003年,大足石刻藝術博物館組成了以黎方銀為組長的課題組。2010年10月,重慶出版集團與大足石刻研究院簽署合作協議,以考古報告的形式編寫和出版《大足石刻》得以正式確立,并明確由大足石刻研究院負責現場調查、考古測繪、文本編寫,重慶出版集團負責攝影、編輯、出版等。
         
          在《大足石刻》問世之前,針對一個大型石窟群編纂的比較全面、系統的考古報告,只有日本人在上世紀30至50年代完成的《云岡石窟》。因此,這是我國針對一個大型石窟群編寫的第一部全面的考古報告集,意義非凡。
         
          
        挑戰高空作業、遭遇成群螞蟻“偷襲”
         
          給造像辦“身份證”坎坷多
         
          30余米高的腳手架將大足石刻北山多寶塔圍住,幾名男子站在由木板搭建成的多寶塔工作平臺上,只見他們手持卷尺,邊測量邊記錄,豆大的汗珠迫不及待地從他們的皮膚上涌出……
         
          這是2013年5月至8月,時常發生在多寶塔上的一幕。在此期間,大足石刻研究院大足學研究中心考古研究室主任鄧啟兵、大足學研究中心副主任黃能遷等6人組成的考古調查組分隊,完成了多寶塔塔外龕像的調查記錄。
         
          多寶塔高33米,12層。“最初在木板上走動時,腳手架會晃動,這對普遍恐高的我們來說是一個挑戰。”黃能遷回憶,“但是,當工作進展到收尾階段時,竟然有同事可以在木板上如履平地,甚至‘上躥下跳’。”
         
          在此之前的3月至4月,該團隊完成了多寶塔塔內龕像及銘文的調查記錄。“塔內有近80個龕,大大小小的造像不計其數。”黃能遷說,他們要對每一個龕的高、寬、深等數據進行采集,對每一尊造像進行從頭到腳的記錄,頭冠、面相、服飾、手勢、坐姿等細節描述一點也不能少。
         
          “有的造像僅有二三十厘米高,我們便把鋼卷尺夾斷,便于測量。”鄧啟兵說,在光線陰暗、空間逼仄、布滿灰塵的塔內,需要開著LED照明燈,小心翼翼地觀察和記錄。
         
          工作人員還采用先進的測繪拍攝技術——多基線近景攝影測量和3D掃描技術對龕窟進行拍攝掃描,采集數據。據介紹,一個龕窟要拍攝幾百張甚至上千張圖片,才能采集到完整的數據。 以書中呈現的大足北山第245號龕——觀無量壽佛經變相”為例,這個晚唐最為精美的石龕藝術作品,其測繪圖的數據采集來自1000多張圖片,然后由兩名工作人員繪制了半年的時間才完成。
         
          為便于讀者查閱,《大足石刻》第一至八卷圖、文分冊編纂。如果說考古調查組是在給造像辦理“身份證”的話,那么攝影組則要為造像拍“登記照”。
         
          郭宜說,拍攝圖片受天氣制約很大,“光線柔和的時候才能拍攝,有時為了等適宜的光線,在腳手架上一等就是一個小時。”
         
          在蚊蟲遍布的山林中拍攝,驚險更是無處不在。
         
          2015年夏天,在拍攝寶頂山大佛灣圓覺洞洞底時,重慶出版集團美術出版中心副主任鄭文武攀爬至洞頂天窗進行拍攝。他正拍得入神時,忽然感到身上奇癢無比。他一手舉著相機,一手掀起衣服,只見渾身爬滿螞蟻。“那一刻,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但眼見就下暴雨了,我只有忍著繼續拍攝。”回憶起那一幕,至今他仍心有余悸。
         
          重慶出版集團副總編輯王懷龍告訴記者:“《大足石刻》共涉及到600多個龕窟,每個龕窟中的造像都要用文字、測繪圖、拓片、攝影圖片忠實記錄,艱巨程度可想而知。”
         
          
        “你們悄無聲息地做了一件大事”
         
          接力延續大足石刻學術薪火
         
          2004年,著名考古學家宿白曾在龍門石窟研究院舉辦“石窟寺考古培訓班”,劉賢高、鄧啟兵、黃能遷等課題組成員現場聆聽了先生教誨。“使勁看,看明白。”先生的“六字箴言”令他們銘記于心。
         
          但有時,使勁看,仍看不明白。
         
          “各地石窟都具有特殊性,這使得已有標準和規范缺乏普適性。”黎方銀說,這時,大足石刻研究院總會邀請馬世長等專家前來指導,“馬先生和藹可親、不求回報,手把手教我們如何記錄、如何整理。”
         
          “2011年,我曾赴北京拜訪馬先生,臨走時,他從沙發上拄著拐杖艱難地站起來,笑著對我說,回去告訴黎院長,我身體好著呢!”黃能遷回憶道。
         
          馬世長患病后,向黎方銀推薦丁明夷擔任《大足石刻》學術委員會主任。黎方銀和丁明夷是忘年之交,當得知重慶在編纂《大足石刻》一書時,丁明夷感嘆道:“你們悄無聲息地做了一件大事!”
         
          2013年,馬世長駕鶴西去,這對大足石刻研究來說,無疑是一個重大損失。
         
          2017年底,《大足石刻》基本編纂完成,陸續進入出版階段。
         
          2018年2月,馬世長、丁明夷的恩師宿白與世長辭。“石窟考古界人盡皆知的是,宿先生有一個未了的心愿——見證中國人用自己的力量編纂完成一部大型石窟考古報告。”黎方銀說,先生的心愿終于在大足實現了。
         
          《大足石刻》中也銘記了先賢的貢獻。其中的第十卷為歷史圖版卷,這一卷收錄了1940年初著名建筑學家梁思成等中國營造學社部分成員在大足考察期間所拍照片,以及1945年著名史學家楊家駱組織的大足石刻考察團所拍照片等珍貴歷史影像。
         
          值得一提的是,1945年楊家駱組織的考察團來大足石刻考察,揭開了大足石刻科學考察的序幕??疾靾F成員們論斷:大足石刻“從中國雕刻歷史之延續上觀之,其價值堪稱無匹”“實與敦煌相伯仲”。
         
          “一位又一位學人,一代又一代先賢,以其高度的文化自覺及其信仰般的力量,不斷延續著大足石刻的學術薪火,不斷傳遞著大足石刻的人文光輝。”黎方銀說,70余年前的歷史影像和一代代大家為大足石刻付出的心血,體現在《大足石刻》的字里行間,永世流傳。
         
          專訪》》
         
         
          
        重慶出版史上一座新的里程碑
         
         
          重慶出版集團為何會聯手大足石刻研究院歷時14年打造《大足石刻全集》?它的出版意味著什么?9月2日,重慶出版集團黨委書記、總編輯陳興蕪接受了重慶日報記者專訪。
         
          
        讓更多人走近大足石刻
         
          重慶日報:重慶出版社出版過哪些關于大足石刻的重要書籍?
         
          陳興蕪:1999年,大足石刻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诖笞闶痰挠绊懥椭匾?,遺產所在地的重慶出版社先后推出了《大足石窟藝術》《大足石刻》《大足石刻雕塑全集(全4冊)》《大足石刻銘文錄》《大足石刻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手冊》《大足石刻研究文集(1-5卷)》《2014年大足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大足道教石刻論稿》《大足石刻解讀》等書籍。
         
          重慶日報:這些書籍的出版,產生的社會影響如何?
         
          陳興蕪:這些圖書的出版,產生了較大的社會影響。一是揭開了大足石刻的神秘面紗,讓更多讀者走近、了解大足石刻的歷史文化;二是使得關于大足石刻的研究逐漸系統化、深入化,并產生了大足學這一新的研究方向;三是國內外眾多專家學者更為關注大足石刻的研究,使其走向國際化。
         
          
        不斷擴大《大足石刻全集》影響力
         
          重慶日報:重慶出版集團聯合大足石刻研究院,啃下《大足石刻全集》這塊“硬骨頭”的原因是什么?
         
          陳興蕪:這是文物搶救的急需。大足石刻是人類石窟藝術史上的豐碑,但其系砂質巖石上的摩崖造像,已進入高速風化期。雖然科技進步使大足石刻得到了更好的保護,但也只能是延緩其衰老消亡的過程。通過出版物科學、完整、全面、系統地記錄、保存和展示大足石刻的歷史遺跡信息,勢在必行?!洞笞闶倘泛芎玫丶骖櫫丝茖W保護及文獻價值、學術價值及藝術性的有機統一。
         
          重慶日報:如何讓《大足石刻全集》產生更大價值?
         
          陳興蕪:我們將探索大IP經營模式,共同推動大足石刻文化藝術數字化傳播?!洞笞闶倘烦霭婧?,我們將充分利用大足石刻這一寶貴資源,開發出有創新性、學術性的文創產品,建立起數據庫,豐富市場產品,從而擴大該書的影響力。
         
          
        增強民族自信的重要方式
         
          重慶日報:《大足石刻全集》對重慶出版集團的發展來說有何意義?
         
          陳興蕪:《大足石刻全集》的推出,是重慶出版人踐行精品意識的重要成果,也將成為重慶出版史上一座新的里程碑,激勵著重慶出版人創作出更多的精品力作。
         
          重慶出版集團將繼續勇挑重任,深入發掘和傳承重慶地區內涵豐富的巴渝文化、三峽文化、抗戰文化、革命文化、統戰文化、移民文化等優秀傳統文化,推出更多精品力作。
         
          重慶日報:《大足石刻全集》的出版對傳統文化保護與傳承而言有何意義?
         
          陳興蕪:《大足石刻全集》等巴渝文化的皇皇巨著的出版,是對優秀傳統文化的保護與傳承,是增強民族自信的重要方式!可以不斷鞏固各族人民對偉大祖國的認同、對中華民族的認同、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認同。
         
        (文稿:重慶日報記者  趙迎昭)
         
         原載于重慶日報2019年9月6日第12版

         

         

        分享到:
        X
        微博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重慶市文化遺產研
        重慶考古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s id="ilfev"><div id="ilfev"></div></s>
        <tt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tt>
      2. <b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b>

        <video id="ilfev"></video>
          1. <u id="ilfev"></u>

            <wbr id="ilfev"><menu id="ilfev"></menu></wbr>

            <cite id="ilfev"></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