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lfev"><div id="ilfev"></div></s>
<tt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tt>
  • <b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b>

    <video id="ilfev"></video>
      1. <u id="ilfev"></u>

        <wbr id="ilfev"><menu id="ilfev"></menu></wbr>

        <cite id="ilfev"></cite>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社會關注 > 騰訊大渝網:700多年前釣魚城范家堰遺址 留下了重慶人血性和不屈
        騰訊大渝網:700多年前釣魚城范家堰遺址 留下了重慶人血性和不屈
        發布人:  2019-03-20

        一座偏僻城門,為何讓蒙古軍隊不惜代價挖掘地道進行偷襲?

        一枚爆炸火器,如何在700年前改變世界格局?

        日前,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初評成果揭曉,重慶合川釣魚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遺址突出重圍,成功進入20強,并將繼續代表重慶沖擊這考古學界的至高榮譽。

        那么,這一遺址究竟有著怎樣的學術意義,背后又隱藏著怎樣的歷史故事?

        拂去歲月的積塵,走近這片山林掩映下的遺跡,人們倏然發現,似乎瞬間又回到了那段混戰的歷史中,又看到了那群人堅韌扛住攻城鐵騎的炮火與戰刀,懷著一腔孤勇完成36年的守城奇跡……

        遺址出世

        一條攻城地道,讓孤城衙署重見天日

        很長一段時間里,釣魚城的研究都僅限于史料,少有考古發掘實證。然而,隨著南宋一字城墻、水軍碼頭、范家堰南宋衙署等遺址的重見天日,釣魚城的血性,終于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出來。

        其中,范家堰南宋衙署的發掘,更是完整了700多年前的歷史,將重慶人的不屈精神鮮活地呈現出來。

        范家堰遺址是怎么被發現的呢?范家堰遺址考古發掘負責人,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副院長袁東山,為重慶發布講述起了這個傳奇遺址背后少為人知的故事。
        奇勝門,在整個釣魚城古戰場遺址位于偏僻一隅,山林覆蓋,易守難攻。但2004年,一條當年蒙軍秘密挖掘的攻城地道卻在此被發現,這讓所有考古人員都感到疑惑——為什么蒙古軍隊會放棄眾多城門,不惜代價選擇地勢陡峭的奇勝門進行重點偷襲?

        “我們通過地圖研究,推斷奇勝門附近這個名為范家堰的地方,有可能曾經設置了釣魚城的重要軍事設施。”

        戰場復原

        鐵雷驚現,詮釋宋軍先進火藥武器

        時光退回公元1235年。被西方視為“上帝之鞭”的蒙古軍開啟了征戰南宋的序幕。

        當鐵騎大軍殺至合川釣魚城時,他們隱約能夠看到釣魚山主峰上的燈光,但那是炮火與弓箭都無法到達的高地,陡峭的懸崖更是為其形成了天然的保護屏障。

        而來自范家堰衙署中的燭火,更是承載著南宋王朝最后的隱忍與頑強。隨著考古推進而不斷完整的范家堰遺址,為世人一寸一寸地還原了當時的古戰場情景。

        目前,考古團隊已經發現了宋元時期的廂房、儀門、道路、排水溝等遺跡144處,出土宋代瓷器、鐵器、炮彈殘片等標本1100余件。尤其是在范家堰遺址中出土的鐵雷,更是對人們最為關心的“宋軍到底用什么武器”進行了最好的詮釋。

        “當時,考古人員在水池中發現了這兩枚鐵雷的殘片,一開始以為是普通的鐵器殘片,但后來在整理資料過程中,經過仔細觀察發現殘片上有鑄造范線和小口,才意識到它的與眾不同和重要性。經過初步檢測研究,兩枚鐵雷都是白口鑄鐵,上下合范鑄造而成,內填火藥,威力十足。”

        袁東山介紹,這是整個釣魚城再次發現重要的爆炸性火藥武器。2005年在發掘蒙軍攻城地道的時候就曾出土80余片爆炸過的鐵雷彈片,這種爆炸性火器的發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是“世界軍事史上冷熱兵器交替時期最早的爆炸性火器的關鍵實物證據”。

        文物的出土詮釋了宋軍的先進火器,而歷史也證實了火器對于釣魚城之戰的重要性:1258年,蒙古大汗蒙哥進攻南宋,次年在合川釣魚城被宋軍炮火擊中受傷身亡,導致蒙古西征大軍從歐、亞大陸各地匆忙撤軍——可以說,因為火器,釣魚城才改變了世界格局。

        庭院、亭臺、精美瓷器與棋子

        兵臨城下危機中的氣定神閑

        當這片范家堰神秘的領域顯示出它原本的恢宏,人們才真正能夠得見,它對于重慶人不屈精神的展現,以及那在歲月長河中閃現的熠熠光輝。

        根據資料顯示與復原,整個范家堰衙署都按照典型的庭院式設計修建而成,東部是依山而建、呈階梯式的前院、中院、后院,房中,從出土文物分析,其間還精心布置著景德鎮的精美瓷器;西部則是淙淙流水,亭臺水榭,水池、浮雕、石燈隨處可見,園中還有一座在當時規格極高的烏頭門。

        “范家堰遺址分為辦公區和園林區,園林區是半開放的,可以對民眾開放的,這反映了宋朝執政理念中人本思想的興起。遺址出土的銅質象棋子也說明,在緊張的戰爭期間釣魚城內并不缺乏娛樂活動,體現了釣魚城軍民無畏的英雄氣概。”

        袁東山介紹,除卻美觀之外,作為戰時指揮中心,范家堰衙署還凝聚著整個釣魚城的人心,以守將王堅、張玨為首的精英強將在此運籌帷幄,安定居民。從衙署位置來看,這里的高處也極有可能設置有觀測臺,以供隨時掌握城外蒙古軍隊的動態。

        “范家堰遺址的臺地之外便是陡峭的懸崖,這樣的地勢為考古發掘帶來了眾多難題。”袁東山說,在布方(即在考古發掘區地表面上劃定探方區域)和考古繪圖中,傳統方法在這種地形中誤差特別大,加之夏天炎熱高溫、冬天陰雨綿延,野外工作極其辛苦。不過,考古隊隊員們依舊克服了這眾多困難——或許,也正是這樣的苦心,才讓人們在看到范家堰衙署的那一刻,便能感受到這穿越700多年而來的不屈意志與創造精神。

        未來規劃

        助推釣魚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

        從公元1243年至1279年,36年的“春則出屯田野,以耕以耘;秋則運糧運薪,以戰以守”,鑄就了中外戰爭史上的奇跡。南宋滅亡后,釣魚城守軍以“不可殺城中一人”的條件與蒙古軍隊和談,堅守之戰至此落幕。

        史料中清晰地記錄了釣魚城是如何消失的。戰爭結束后,包括范家堰衙署在內所有地面建筑都被蒙軍破壞,只留下令人唏噓的凌亂殘痕。自此,人們也不再在釣魚城居住。700多年的歷史風沙,將釣魚城湮沒成了一塊不起眼的山頂平地。

        “如果范家堰遺址沒有出現,釣魚城遺址將失色不少。”袁東山手拿一份資料解釋說,作為目前國內罕見的經過大規??脊虐l掘、保存極其完整的宋代衙署遺址,范家堰遺無論是堪輿位置的選擇,建筑布局規劃,還是出土遺跡、遺物的精美程度,都體現出極高的規格,為我國宋代城址與衙署建筑發展、古建筑研究、古代火器及宋蒙(元)戰爭研究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

        談及未來規劃,袁東山表示,范家堰遺址接下來首先要做好遺址的保護,建立安全檢測平臺,消除影響遺址的各種不穩定因素,同時還將推動開展利用和展示工作,將范家堰的發掘和研究成果展現給學界和公眾,開展學術研討和公眾考古,讓大家都參與進來,發揮好遺址的歷史價值、文化價值和經濟價值等。

        “作為釣魚城宋蒙戰爭山城遺址的核心,范家堰為釣魚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也希望不斷提高范家堰遺址和釣魚城在國內外的影響力,努力推進釣魚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相關工作。”

        釣魚城之戰

        南宋寶祐六年(公元1258年),被稱為“上帝之鞭”的蒙哥大汗挾西征歐亞非40余國的威勢,分兵三路伐宋,并親率軍馬進犯四川,于次年2月兵臨合川釣魚城。

        蒙軍斷絕釣魚城宋軍的外部增援,使釣魚城完全孤立無援,然而在釣魚城主將王堅與副將張玨的頑強抗擊下,卻不能越雷池半步。最終,蒙哥大汗被城上火炮擊傷后逝于重慶北碚溫泉寺。

        蒙哥死后,蒙古在世界各地的多路征伐大軍被迫撤退,大規模擴張行動從此走向低潮。

        學界認為,釣魚城之戰的影響已遠遠超越了中國范圍,它在世界史上也占有重要的一頁。而整個釣魚城保衛戰時間長逾36年,寫下了中外戰爭史上罕見的以弱勝強的戰例,釣魚城因此被歐洲人譽為“上帝折鞭處”,從而改變世界格局。

         

         

        分享到:
        X
        微博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重慶市文化遺產研
        重慶考古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s id="ilfev"><div id="ilfev"></div></s>
        <tt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tt>
      2. <b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b>

        <video id="ilfev"></video>
          1. <u id="ilfev"></u>

            <wbr id="ilfev"><menu id="ilfev"></menu></wbr>

            <cite id="ilfev"></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