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u1lgm"><tt id="u1lgm"><span id="u1lgm"></span></tt></em>
<i id="u1lgm"><address id="u1lgm"><sup id="u1lgm"></sup></address></i>
<strong id="u1lgm"><address id="u1lgm"></address></strong>

<source id="u1lgm"></source>
<wbr id="u1lgm"><menu id="u1lgm"></menu></wbr><i id="u1lgm"><address id="u1lgm"><sup id="u1lgm"></sup></address></i>
      <source id="u1lgm"></source>
      <wbr id="u1lgm"><menu id="u1lgm"><div id="u1lgm"></div></menu></wbr>

      <track id="u1lgm"><menu id="u1lgm"><legend id="u1lgm"></legend></menu></track>
      1. <video id="u1lgm"><menu id="u1lgm"></menu></video>
        <cite id="u1lgm"><noscript id="u1lgm"></noscript></cite>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考古動態 > 黃泉下的北斗星:彭水山谷公園墓群的發掘
        黃泉下的北斗星:彭水山谷公園墓群的發掘
        發布人:  2019-10-15

        彭水縣城一角

         

        彭水縣位于重慶東南部的武陵山區的烏江下游??h城處于烏江和郁江的交匯處,是一座不大的河谷型山城,其西有插旗山,高峰聳翠,山勢陡峭。

        2012年11月,彭水縣山谷公園建設過程中發現了一座東漢至六朝時期的石室墓。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接到報告后,很快組建了山谷公園墓群考古隊,并委派我作為工地現場負責人。墓葬(編號為一號墓)位于山谷公園內烈士陵園背后的山坡上,墓頂已被挖掘機鑿穿出了一個大洞。從洞口向內觀察,可看到四圍邊墻由石塊壘砌,頂部是用條石拱成高大的券頂;墓室里側還有石塊砌筑的棺床,棺木早已不見蹤影。墓底覆蓋著一層厚厚的泥土,其間夾雜著一些陶片。最引人注意的是墓室后壁上雕刻著北斗七星、三星等星象圖。

         

        山谷公園墓群發掘前場景

         

        一號墓墓室

         

         

        石渣之謎

         

        山谷公園墓群探方東壁剖面

        2012年12月9日,一號墓的條石券頂已經部分暴露,券頂周圍的封土中出露了一層細石渣。而后的發掘中,有一個現象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券頂周圍的封土總是在兩層黃土間夾雜一層石渣。當我們仔細觀察券頂石條時,發現表面并不規整,而是經過人工打磨,有些石條間還塞滿了石粉末。結合每層石渣與券頂的相對高度,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筑墓的工匠為了石塊起券拼合完美,在現場打制條石。打制后的石渣遺留在原地,而隨著起券高度的增加就要用土墊高,再進行加工修整,這樣就形成了兩層黃土一層石渣的現象。

         

         

          墓葬 形制  

        歷時半個多月的發掘后,一號墓的墓壙終于顯露出來。整體為帶墓道的凸字形墓壙,墓葬一半掩埋于墓壙內,券頂部分出露于墓壙上。墓道一角明顯被一個長方形的遺跡打破,對其進行清理后發現這也是一座墓葬,將其編為二號墓。

        一號墓墓門由兩扇石門組成,其中右扇已被打開。門扇外側面依稀可見用紅色顏料繪制的圖案,但已漫漶不清,后經檢測,這些紅色顏料的主要成分為朱砂。重慶是中國主要的朱砂產地之一, 早在先秦時期,這里的朱砂就得到了開采和利用,《后漢書·郡國志》中就記載“涪陵出丹”。

         

        一號墓墓門

        墓葬內部空間寬闊,站立其中只覺券頂高大。雖歷經近兩千年歲月的洗禮,但墓室結構仍然穩固,每一塊石條均經精心打磨,其上鏨痕規整有序。石塊扣合嚴密,石縫間幾乎插不進刀鋒。

         

        在墓室擾土中,清理出了大量陶片,但完整器很少。在清理過程中不斷發現有石灰、木板灰以及散落的人骨,順著木板灰清理,竟然出現了一座棺木的形狀,并且棺內隨葬一件明清時期的瓷罐。之后我們在墓室底部又清理出了陶俑、陶塘、陶搖錢樹干、瓷罐、“五銖”錢、“貨泉”錢等隨葬品。從這些隨葬品的風格和墓葬形制上看,一號墓的年代大致在東漢晚期至六朝初期。

         

        墓葬的開口情況

         

        二號墓是一座小型長方形豎穴土坑墓,隨葬品有瓷碗、瓷碟、陶罐。從器物形制來看,具有典型的宋代特征??磥硭未艘蚕嘀辛诉@一風水寶地,只是他可能不知曉此地原來的主人已經長眠于地下千余年,在這之后兩人又比鄰為居,直至今日因基礎建設,才得以重見天日。

         

        二號墓

         

         

        “鵲墓鳩占”

         

        在一號墓的墓室內,我們既清理出了東漢晚期至六朝初的隨葬品,也清理出了石灰以及隨葬有明清瓷罐的棺木。西南地區石灰的應用多晚至宋代以后,漢代幾乎未發現有石灰痕跡,很明顯這是明清時期的人借用一號墓進行下葬。這種借室埋葬的“鵲巢鳩占”情形并不鮮見,在三峽考古中就碰到過不少這類情況。如在一些漢墓內,隨葬品有時竟重疊幾層,下層埋葬有漢代的隨葬品,上層密密麻麻擺放著唐宋時期的器物。難道是他打開了這座墓葬,不僅將隨葬器物洗劫一空,更貪戀于這座石墓的豪華,索性死后就選擇這里作為安身之所?

         

        生死相隨

         

        在一號墓的棺床旁邊有一個長條形孔道,長寬僅十余厘米,孔道一直延伸出了一號墓的東壁。順著這個孔道,我們在一號墓旁發現了一座石室墓,將其編為三號墓。這時才知道這條石砌孔道將兩座墓葬連接在一起,顯示出兩墓主人間有著密切的關系,應當為同一家族成員,或為夫妻關系,或者擁有親密的血緣關系。這種埋葬形式與河南洛陽燒溝漢墓群中出現的東漢時期的“隔山葬”相似,即兩墓并排,中間用小洞打通連接在一起。這類通道低矮、狹小,并不是真正供人相通,而是表達出兩墓互通的象征意義,希望墓主人的靈魂可以相會于黃泉之下。

         

        東壁下顯露的三號墓開口

         

        一號墓、三號墓三維透視圖

         

        墓主 猜想 

        一號石室墓和三號石室墓是重慶目前發現的規模最大、結構最為完整的東漢至六朝時期的石室墓,這彰顯著墓主人的身份具有一定的特殊性。這兩座墓葬所用石料均為砂巖,而彭水縣城未發現有砂巖的分布,只有距縣城約30 公里外的普子鎮砂石鄉才產砂石。但是石料開采、運輸、加工等都會耗資巨大,這顯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承擔。

         

        一號墓、三號墓全景

         

        彭水縣在漢代時初為涪陵縣治,境內有井鹽、丹砂等資源,當時已經得到了較大規模的開發。正是有經濟資源的支撐,東漢末年劉璋將涪陵縣升格為涪陵郡。兩漢至六朝時期,郡內居住著一批大姓、豪強,《華陽國志·巴志》記載“涪陵郡……延熙十三年,大姓徐巨反。車騎將軍鄧芝討平之……乃移其豪徐、藺、謝、范五千家于蜀,為獵射官”??梢韵胍姰敃r的涪陵郡中應云集著眾多高官、大姓或富商。這兩座墓葬的墓主人很有可能是其中的一員,但是墓葬未出土有關墓主人身份的文字材料,墓主人的身份便無法考證。

             

         

        黃泉下的北斗

         

        當墓室清理完畢后,我默默地站在棺床前,抬頭凝視著后壁的北斗七星,思緒也跟著穿越時空。西南地區東漢至六朝時期墓葬中較少發現星象圖,這幅北斗七星圖也是重慶這一時期墓葬首次發現。

         

        一號墓內的星象圖

        北斗七星是在北天排列成斗形的七顆星,關于北斗的信仰在我國也是源遠流長。至遲到商周時期已出現北斗信仰,如商代的殷墟卜辭中就有商人拜祭北斗的記錄,亦如曾侯乙墓的漆箱蓋板上有篆書的“斗”字,環繞斗字,有一圈二十八星宿的名稱。秦、西漢時期,北斗在星辰信仰體系中具有重要作用,備受人們重視。北斗被視為天帝的御輦,如山東嘉祥武梁祠的畫像一號墓內的星象圖石上就出現了天帝駕北斗出行的圖案?!妒酚?middot;天官書》記載:“北斗七星……斗為帝車,運于中央,臨制四鄉。分陰陽,均五行,移節度,定諸紀,皆系于斗。”因此,在西漢的墓葬壁畫、畫像石上發現了不少北斗七星的星象圖。東漢至六朝時期,像一號墓中這類單獨的北斗圖像或書有“北斗”字樣的材料比較多見。它們常常出現于墓葬中出土的解注陶瓶、符篆木簡上。它們與一般的天象圖不同,被賦予了驅除鬼祟、佑護生人的功能。這可能與早期道教信仰有密切的聯系。之后,在道教信仰體系中,北斗逐漸占據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并被塑造成掌管著人的生死壽夭、吉兇禍福的神祇。唐宋間道教典籍《太上玄靈北斗本命長生妙經》記載:“是以北斗司生司殺,養物濟人之都會也。凡諸有情之人,既稟天地之氣,陰陽之令,為男為女,可壽可夭,皆出其北斗之政命也。”

        一號墓中與北斗一起出現的還有相連的近似等腰三角形的三星,它可能表示三臺星。根據考古材料和文獻記載來看,三臺星共六星,每兩個靠近的星組成一臺,平時中臺微微隆起略成三角形,有時則連成一直線。三臺星一般以三星表現,每臺只畫一星,少有同時畫出六星的,這里的三星代表三臺星的可能性較大。在道教文獻中認為,三臺星可“增祿壽,令無禍殃”。與北斗關系密切,兩者相輔而成,往往相連不分,共同主宰著人的生死禍福。以往考古發現也有不少三臺與北斗共同出現的材料,在年代較早的墓葬中,這些是用壁畫形式來表現的。如新疆吐魯番阿斯塔納十六國時期的墓葬M408 ,在其墓室中發現了北斗與三臺星共存的壁畫。在年代稍晚的一些墓葬中,這些則是以銘刻、符箓的形式出現。如貴州思南明代張守宗夫婦墓中出土的鎮墓符磚上就有“身披北斗頭戴三臺,壽山永遠石朽人來”的銘刻。這些都體現了墓主人祈求長生的愿望。

        生與死是人類一個永恒的哲學命題,人們總是留戀于世間的美好生活,希望自己生命一直延續。從秦始皇派三千童男童女到海外尋找仙藥,到漢代崇拜西王母以求長生不老,再到其后的北斗延命說法,都透露著古人對長生的渴望,但人們無法擺脫自然法則,最終都是“魂歸斗極”,只有在宗教信仰的世界中才能得到一絲慰藉。

        無聲的地下墓葬向我們訴說著真實的歷史,呈現出我們祖先的生活觀、世界觀。在考古的世界中,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將要發現什么,或許發掘出土的東西也永遠無法得到解釋。對考古來講,只能依靠考古材料,來探索越來越接近于歷史的真相。這也正是考古的魅力,驅使著我們不斷地去探索和發現。

         

        (牛英彬)

         

        分享到:
        X
        微博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重慶市文化遺產研
        重慶考古
        公主从小被六个男人喂精
        <em id="u1lgm"><tt id="u1lgm"><span id="u1lgm"></span></tt></em>
        <i id="u1lgm"><address id="u1lgm"><sup id="u1lgm"></sup></address></i>
        <strong id="u1lgm"><address id="u1lgm"></address></strong>

        <source id="u1lgm"></source>
        <wbr id="u1lgm"><menu id="u1lgm"></menu></wbr><i id="u1lgm"><address id="u1lgm"><sup id="u1lgm"></sup></address></i>
          <source id="u1lgm"></source>
          <wbr id="u1lgm"><menu id="u1lgm"><div id="u1lgm"></div></menu></wbr>

          <track id="u1lgm"><menu id="u1lgm"><legend id="u1lgm"></legend></menu></track>
          1. <video id="u1lgm"><menu id="u1lgm"></menu></video>
            <cite id="u1lgm"><noscript id="u1lgm"></noscript></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