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lfev"><div id="ilfev"></div></s>
<tt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tt>
  • <b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b>

    <video id="ilfev"></video>
      1. <u id="ilfev"></u>

        <wbr id="ilfev"><menu id="ilfev"></menu></wbr>

        <cite id="ilfev"></cite>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工作動態 > 龍骨坡遺址:現實與爭議
        龍骨坡遺址:現實與爭議
        發布人:  2022-01-28

        龍骨坡遺址位于重慶市巫山縣廟宇鎮龍坪村,該遺址于1984年首先作為化石點被發現,之后的數十年,包括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在內的多家科研單位陸續對該遺址開展了多次聯合考古發掘工作,出土了大量的古生物化石以及部分人工制品,尤其是距今約200萬年的“巫山人”化石的出土使得龍骨坡遺址聞名遐邇,震驚中外。1996年11月,國務院將“龍骨坡遺址”公布為第四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邶埞瞧逻z址在學術科研方面的重要地位,在討論人類起源、中國早期古人類、早期舊石器遺址時成為不可回避的學術熱點。但是,由于相關考古發現的“不確定性”,學術界對龍骨坡遺址的爭議一直存在,這種爭議并未因其相關工作的推進而停止。

         

        龍骨坡遺址

         

        一、過往田野考古發掘工作

        20世紀以來,我國出土了大量古人類、巨猿化石以及石制品,受到老一輩科學家在中國尋找早期古人類思潮的鼓舞,尤其是湖北建始龍骨洞、云南元謀人、恩施巨猿洞等的發現,激發一大批學者走向田野,尋找早期古人類的線索。在這種背景下,1984年夏,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和重慶自然博物館聯合萬縣博物館組成三峽考察隊,對三峽地區的古生物化石點進行考察,龍骨坡遺址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被發現的。

        龍骨坡遺址自發現以來,先后開展了四次考古發掘工作。

        1985~1988年,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和重慶自然博物館聯合巫山縣文管所組建聯合考古隊,龍骨坡遺址第一階段的考古發掘正式拉開了序幕【1】。這一階段的考古發現極其重要,也是遺址核心爭議的發端。第一階段主要的考古發現為1985年發掘出土的1件靈長類左下頜骨(CV.939.1),1986年發掘出土的1枚靈長類上門齒(CV.939.2),2件石制品,10余顆巨猿牙齒以及大量動物化石。

        1997~1998年,經國家文物局批準,黃萬波、徐自強等組隊再次對龍骨坡遺址進行考古發掘。這次考古工作的核心目標是尋找古人類化石,同時收集出土的石制品等人工遺物和開辟新的化石點。經過兩個年度的考古發掘,新發現20余件石制品和部分動物化石,沒有新發現人類化石。這一次考古發掘重要的進步在于對人工遺物的重點關注,這也是實證龍骨坡遺址有人類活動的關鍵之舉,破除首次考古發現關于“人”的屬性質疑的重要一步。

        由于一直存在的學術爭議,2003~2006年,龍骨坡遺址開展了第三次考古發掘。此次考古發掘帶著一定的學術目標,也是龍骨坡遺址真正意義上由粗放式考古發掘向精細化科學發掘的重要轉變。第三次發掘為中法聯合發掘,由侯亞梅、黃萬波和EricBoëda共同主持。這次發掘收獲石制品854件,動物化石1832件,以及一處代表動物宰殺活動的化石堆積體遺跡【2】。這次發掘的主要貢獻是對龍骨坡遺址地層的系統梳理和詳細劃分,對出土的遺物、遺跡相關數據進行科學提取。這次發掘為相關問題的解決奠定了較為堅實的基礎【3】。

         

        化石堆積體遺跡(引自Éric Boëda等2011)

         

        2011~2012年,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聯合巫山博物館對該遺址進行了第四次考古發掘,新發現石制品206件,哺乳動物化石178件。至此,龍骨坡遺址的考古發掘工作暫告一段落。

         

        二、是人是猿?

        龍骨坡遺址核心爭議問題之一就是首次發掘出土的1件靈長類左下頜骨和1枚靈長類上門齒的屬性問題,即左下頜骨和上門齒到底是屬于人還是猿?黃萬波等人在1991年出版的《巫山猿人遺址》一書中將二者命名為“直立人巫山亞種”(Homoerectuswushanensis),簡稱“巫山人”【4】。后來黃萬波與美國古人類學家Ciochon等人對這兩件標本進行了再次研究,通過與東非肯尼亞發現的能人和匠人標本進行比對,認為“巫山人”標本與非洲能人相近而與亞洲直立人相去甚遠,因此在《自然》雜志上發表論文將其修訂為能人【5】,否定了黃萬波原來定為直立人巫山亞種的觀點。“巫山人”的重大發現見刊后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引發了持續的學術討論。早于200萬年的人類化石在非洲以外地區的發現,挑戰了人類第一次走出非洲的理論學說,并不被廣大學者所接受。

         

        龍骨坡遺址出土的下頜骨標本和上門齒標本(引自GuangbiaoWei2014)

         

        Wood和Turner首先表態認可這一發現,并認為這些發現對于認識人類走出非洲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6】。當然,也有學者提出了質疑,認為“巫山人”下頜骨不屬于人,顯示出與祿豐古猿之間有祖裔關系【7】。同樣,之前將“巫山人”定名為能人的Ciochon又將其說成不能定種的人屬成員【8】?;趯W術界的質疑,黃萬波等人在《自然》雜志上又刊文進行了回應,文章仍認為巫山人下頜骨屬于早期人類,并將上門齒一起歸為非洲以外早期人類化石【9】。但是,這樣的回應并沒有被多數研究者采信,質疑聲并未因此而停止。

        在這些質疑聲中,Wolpo?明確指出定名“巫山人”的下頜骨標本不屬于人類化石,定名的上門齒標本是人類化石,但應該是晚期智人(現代人)化石【10】【11】。這一觀點與當時部分國內學者對“巫山人”上門齒的認識相同,即上門齒屬于人類化石,最有可能是晚期智人,造成認識上的偏差的原因可能是標本從晚期地層混入到早期地層【12】。后來,吳新智院士對“巫山人”的下頜骨標本進行了系統比對分析,認為“巫山人”的下頜骨屬于猿類,而非人類,與祿豐古猿最為接近,其間有否祖裔關系尚待論證【13】。2007年,重慶市委宣傳部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在北京召開了“巫山人”及其龍骨坡文化學術研討會。會后發表的龍骨坡遺址點評,除了年代學和環境學的短評外,其余支持“巫山人”為早期人類觀點的學者多為參與發掘的工作者【14】。解鈴還須系鈴人,Ciochon在南寧檢查了一組牙齒標本后改變了之前的觀點,2009年又在《自然》雜志刊登論文,文章又進行了自我否定,承認“巫山人”【15】。同時,英國古人類學家Dalton發表評論文章否定了“巫山人”,并就西方古人類學家對“巫山人”的認識進行了回顧性總結【16】。

        至此,“巫山人”的生物分類相對明晰了,即“巫山人”下頜骨屬于猿而非人的觀點成為學術界的主流,認可“巫山人”屬于人的觀點僅有少部分學者。爭議可能還在繼續,但是事實只會越辯越明。這一爭議也提醒我們精細、科學的考古發掘對于解釋科學問題的重要性。

         

        三、年代問題

        龍骨坡遺址的年代問題是遺址的又一個核心爭議問題,相較于巫山人化石的轟動效應,年代問題似乎被公眾所忽視。對龍骨坡遺址生物地層及動物群生存環境的研究顯示,遺址年代大致介于晚上新世至中更新世。為探究遺址的絕對年代,研究者采用多種手段對該遺址進行了多次測年工作。

        1988年,中科院地質研究所古地磁實驗室劉椿等率先對遺址采取古地磁測年,在含有化石的第一堆積單元共采集了100塊古地磁定向樣品。測年結果顯示,極性序列對應于地磁極性年代表中松山負向時的奧杜威正向極性亞時至留尼汪正向極性亞時,其中含人類化石層位正對應留尼汪極性亞時,年齡應是距今201—204萬年【17】。這一測年數據也成為日后學校教材、文化宣傳的主要年代數據。

        1995年,黃萬波等人在《自然》刊發的文章中對龍骨坡遺址進行了新的古地磁研究,將含有人類化石的第7~8水平層古地磁對應于極性年表上的奧杜威亞極性時,大概距今196~178萬年【18】。

        吳佩珠等利用氨基酸外消旋(AAR)方法對遺址出土的3枚動物牙化石進行了分析,測得第8水平層的馬牙化石年齡為距今239萬年【19】。

        陳鐵梅等人對龍骨坡遺址地層剖面采集的幾個動物牙琺瑯化石采用電子自旋共振法(ESR)測年,在早期鈾加入模式的假設下,EU—ESR的年齡為1.10±0.23、1.34±0.24和1.28±0.14Ma。結合地層剖面的古地磁研究結果,給出該剖面第7~8層很可能與古地磁的奧杜威極性亞期相當,距今約180萬年【20】。韓非采用電子自旋共振與鈾系法分析相結合的測年方法對龍骨坡2003~2006年度發掘出土的17顆化石樣品進行了測年,結果顯示遺址的時代大概為140~180萬年【21】。

        2015年,根據新的地層劃分和更新的劑量率測定方法,韓非系統地對龍骨坡遺址南、北壁不同層位的牙齒化石進行了年代測定。結果表明,含古人類和石制品的地層年代約為220萬年【22】。

         

        龍骨坡遺址的地層堆積序列(引自Fei Han2015)

         

        這些測年數據時間跨度大,方法多樣,同樣存在一些問題。如朱日祥質疑劉椿等在龍骨坡遺址采集的洞穴沉積物樣品的剩余磁性強度值,認為測量精度可能影響實際結果【23】。而黃萬波等人的測年數據缺乏樣品的外部劑量率和古劑量等一些重要測量分析數據,使得其他研究者很難對其結果的可靠性和精度進行評估。吳佩珠等人的測年數據參考的古地磁年齡本身存在問題,所以后續推測的年代數據自然經不起推敲【24】。韓非等人的測年數據部分與地層順序不吻合,可能與采樣剖面的地層堆積有一定相關性。

        龍骨坡遺址的測年問題是多樣的,復雜的,基于龍骨坡遺址自身復雜的堆積環境,其本身的斷層錯位及傾斜地層,有學者認為早期古地磁研究中得到的多個極性事件很可能只是同一極性事件的重復,所以其結果并不是完全可靠的。通過第三階段的考古發掘,我們可以看出龍骨坡遺址是由多個地層剖面組成的,相關年代問題的解決需要具體研究不同發掘區的埋藏環境和堆積序列,不然容易造成早晚倒裝的問題。這類早更新世遺址的發掘最好同時配備年代學、環境學、地質埋藏學等多學科人才隊伍,聯合攻關才能科學合理釋疑。

         

        四、石制品的發現及特征

        龍骨坡遺址最初的爭議的另一個問題就是人工制品,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作為文化證據的石制品過少,且特征不顯著,不足以令人信服;二是對用石灰巖制作的石制品的人工屬性仍有一些學者持有疑義。造成這一爭議的癥結就是前兩個階段的發掘工作在獲取出土遺物的手段方面還不夠完善,對文化證據尤其是石制品的關注不夠,失去了獲得更多考古學材料,特別是石制品材料的某些機會【25】。當然,這些問題隨著后來規范、科學的考古發掘將逐一解決。

         

        龍骨坡遺址出土的部分石制品(引自GuangbiaoWei2014)

         

        目前,龍骨坡遺址發現的石制品有1000余件,包括第一階段發現的兩件石制品,第二階段發現的20多件石制品,第三階段發現的854件石制品,以及第四次發掘出土的206件石制品。

        首次發掘出土的兩件石制品已經經過研究(1件凸刃砍砸器和1件砸擊石錘),第二階段出土的石制品也經過兩次報道,做了綜合分析,第三次中法聯合考古發掘出土的854件石制品也經過詳細梳理【26】與技術分析【27】。目前根據相關發表資料,龍骨坡的石器工業具有以下特性:

        (1)就近取材,當地發育的石灰巖為古人類就近制備原材料提供了極大便捷,原料多以當地灰巖為主,以變質灰巖、矽化灰巖和泥質灰巖為特點。就近取材,因地制宜地制備原料體現了古人類的務實簡便性、因地制宜性和與環境的和諧性。

        (2)工具類型多樣化,大小相稱,輕重并舉,既能單獨使用,也可配合使用,又可以一器多用。為滿足開發利用不同資源,打制手鎬、薄刃斧、砍砸器、石刀和刮削器、鑿刃器等各色器型。工具多以塊狀毛坯為主,簡單修飾即加以利用,或者以接近器物形態的自然石塊、石片為主,適度加工利用,體現了古人類的靈活機動性。

        (3)加工技術以砸擊法為主,工具多以錘擊法交互修理為主,以單面或兩面修理為輔。

        這些特點顯示生活在龍骨坡的古人類的適應生存策略的特征是因地制宜,充分利用大自然給予的先天資源,就地取材,不刻意尋求優質材料,對工具只進行簡單粗加工,不追求形式規范和外在美觀。同時,因材施教,機動靈活的開發、創新各類器物類型,以滿足生產生活為主要出發點,簡單、合理、高效的適應策略就是對這一石器工業的最好詮釋。

        綜上所述,龍骨坡遺址的爭議是復雜的、多方面的,想要全面認識龍骨坡遺址,需要厘清遺址發現的背景,發掘的經過,研究的現狀。盡管龍骨坡遺址現在還存在一些爭議,但是遺址出土的相關遺物、遺跡及早更新世早期哺乳動物化石為我們認識早更新世早期人類演化與擴散的環境背景、適應生存策略以及石器技術組織提供了難得的資料。過去較為粗放的發掘方式為相關科學問題的闡釋確實埋下了隱患,但這也警醒我們當下及未來的考古工作一定要以具體學術目標為前提,制定縝密、科學、有效的發掘計劃,盡可能多地收集和提取遺址、遺跡、遺物的相關數據,為后續工作的開展奠定扎實的基礎。

         


        參考文獻:

        [1] 徐自強.巫山人與龍骨坡文化[J].文獻,1999(1):3-5.

        [2] Éric Boëda ,Ya-Mei Hou. Introduction à l’étude du site de Longgupo[J]. L’anthropologie, 2011, 115(1): 8-22.

        [3] Éric Boëda, et al. Données stratigraphiques, archéologiques et insertion chronologique de la séquence de Longgupo[J]. Lanthropologie, 2011, 115(1):40-77.

        [4] 黃萬波,方其仁等.巫山猿人遺址[M].北京:海洋出版社,1991.

        [5] Huang W, et al. Early Homo and associated artefacts from Asia.[J]. Nature,1995,378(6554) :275-278.

        [6] Wood B,Turner A. Palaeoanthropology. Out of Africa and into Asia.[J]. Nature,1995,378(6554) : 239-240.

        [7] Schwartz J H,Tattersall I. Whose teeth?[J]. Nature,1996,381(6579) : 202.

        [8] Roy Larick,Russell L. Ciochon. The African Emergence and Early Asian Dispersals of the Genus Homo[J]. American Scientist,1996,84(6) : 538-551.

        [9] Huang, W. et al. Reply - Whose teeth. Nature .1996.381(6579): 202.

        [10] Wolpoff M H., Human Evolution. New York:McGraw-Hill Inc., 1996.27-31.

        [11] 武仙竹.論龍骨坡遺址[J].華夏考古,2018(03):38-44.

        [12] 王謙.巫山龍骨坡人類門齒的歸屬問題[J].人類學學報,1996(04):320-323.

        [13] 吳新智.巫山龍骨坡似人下頜屬于猿類[J].人類學學報,2000(01):1-10.

        [14] 劉東生等.龍骨坡遺址點評[J].重慶三峽學院學報,2008(04):20-25.

        [15] Ciochon Russell L. The mystery ape of Pleistocene Asia.[J]. Nature,2009,459(7249):910-911.

        [16] Dalton R . Early man becomes early ape. [J]. Nature, 2009, 459(7249):899-899.

        [17] 劉椿等.四川巫山人類化石點在地磁年代表中位置的測定[J].巖石學報,1988(04):88.

        [18] Huang W, et al. Early Homo and associated artefacts from Asia.[J]. Nature,1995,378(6554) :275-278.

        [19] 黃萬波,方其仁等.巫山猿人遺址[M].北京:海洋出版社,1991.

        [20] 陳鐵梅等.巫山縣龍骨坡地層的電子自旋共振測年[J].人類學學報,2000(01):17-20.

        [21] 韓非. 電子自旋共振(ESR)測年方法在我國早更新世考古遺址年代學研究中的應用探索[D].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2012.

        [22] Fei Han, et al.The earliest evidence of hominid settlement in China: Combined electron spin resonance and uranium series (ESR/U-series) dating of mammalian fossil teeth from Longgupo cave[J]. Quaternary International,2015:75-83.

        [23] Rixiang Zhu, et al. Magnetostratigraphic dating of early humans in China[J]. Earth Science Reviews,2003,61(3) : 341-359.

        [24] 韓非. 電子自旋共振(ESR)測年方法在我國早更新世考古遺址年代學研究中的應用探索[D].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2012.

        [25] 侯亞梅等.龍骨坡遺址第7水平層石制品新材料[J].第四紀研究,2006(04):555-561.

        [26] Éric Boëda,Ya-Mei Hou. Analyse des artefacts lithiques du site de Longgupo[J]. Lanthropologie, 2010,115(1) :78-175.

        [27] Éric Boëda , Ya-Mei Hou.. Étude du site de Longgupo–Synthèse[J]. Lanthropologie, 2011, 115(1):176-196.


        文本原載于2021年12月出版的《巴渝文化》第5輯

         

        文稿:高磊

         

         

        分享到:
        X
        微博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重慶市文化遺產研
        重慶考古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s id="ilfev"><div id="ilfev"></div></s>
        <tt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tt>
      2. <b id="ilfev"><noscript id="ilfev"></noscript></b>

        <video id="ilfev"></video>
          1. <u id="ilfev"></u>

            <wbr id="ilfev"><menu id="ilfev"></menu></wbr>

            <cite id="ilfev"></cite>